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口袋的报复

2018-09-15 10:28:31

苏若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收入低,过着简单朴素的生活,因为学历不高,在公司也没有什么贡献,所以一直都是一个普通的员工,在公司也总是受到排挤,没有人重视她,怕是没有什么升职的可能,她也没想过要更上一层楼,毕竟她对自己的实力还是能掂量掂量的。

这天,苏若回到家里,躺在沙发上想着这个月的工资怎么分配。看着普通的公寓,普通的家具,这地方环境虽然不好但也能住人,最重要的是,现在自己的经济状况还是负担得起。交了这个月的房租加上日常用品的钱就已经所剩无几了。苏若叹了口气,现在什么都贵,什么都涨价了,还让不让人活了。这钱都不够花,这么下去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想着,苏若打算到屋子旁边的小林子里砍几棵树搭个围栏在外头,现在这条街的小偷也越来越猖狂,也是因为这里的治安不好的原因,家里就这点东西不能再丢了。再来,剩下的木头可以去卖掉,怎么说多赚一分是一分。说走就走,她带上斧头,出了家门,走向不远处的小林子里,这林子晚上总有鸟在怪叫,让人胆战心惊。

走到林子口时,苏若往里头望了一下。林子里静静的,不时传来诡异的鸟叫,整个天空看起来也黑压压的。苏若心里发麻,这里的空气压得她有点喘不过气,她不自觉的往后面退了一步,脚在颤抖。心里打起了鼓: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片树林吗?心里这么给自己壮了胆也就没有那么怕了,克制住自己的恐惧后,她咬牙踏着步子进去了。

她慢慢的走进林子里,每走一步都听的见脚踩树叶发出的呲呲声,那声音像只爪子在挠她,挠的她心里痒痒的,还有阵阵风吹来,卷起几片枯黄的叶子,那些叶子像老人的皮肤一样,干干的,没有水分。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她走到一颗繁茂的大树前面,往回头望已经看不清来时的路了,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大树的枝条很密,一根压着一根,有的几根紧紧的交缠到了一起。苏若镇定了一下,扬起斧子开始砍树。林子里传来哗哗的风声不时混着斧头一下一下砍树的声音,奇怪的是那些鸟也没叫了。

天也不知不觉的暗下去了,太阳也开始落山,苏若已经筋疲力尽了,她一只手拿着斧头,一只手擦着汗水,这件衣服回去怕是都能拧出水了。她一屁股坐下,看着树上一道深深的刀痕发呆,看了这么久,只砍了这么一点痕迹,这还不知道要砍多久。周围什么声音也没有。忽然苏若感觉有人在拍她的肩,她愣住了,心里发毛,手心里冷汗都出来了。

她缓缓地回头,发现后面是一名男子,脸色极白,跟棺材里爬出的死人一样。苏若搜的一声站起来,握紧了斧头,注视着男子。男子面无表情,用深沉的声音问:“你在砍这棵树吗?”那声音让苏若心里一阵鸡皮疙瘩,这声音分明就和地底下爬出来的一样。苏若愣住了半晌,僵硬的点点头。那男子又幽深的看着那棵树,在昏暗的天空下,那棵树就像是一个高大的幽灵,张牙舞爪。男子继续说道:“这棵树的树干中间有一个口袋,一个神奇的口袋。”眼神却一直没离开过那棵大树,好像这话不是在对苏若说,而是那棵树。

说完,男子飘飘的向树林深处走去,苏若定在那里,瞪大眼睛看着男子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只觉得浑身冰凉。忽然,一声巨响把苏若的思绪拉回来。那棵大树倒了,一群鸟被惊的飞向天空,还发出一些怪叫。苏若这就觉得更诡异了,自己刚才明明就没有砍得很深,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倒了呢?这跟那个男子说的话有什么关系吗?想到这里,苏若马上走到被砍的树墩旁,一个灰色的口袋静静的放在上面,看上去灰扑扑的,和一般的口袋并无两样,苏若看了好一会,好像想到什么似的,鬼使神差的拿起口袋塞进衣服里,也不管那棵大树和地上的斧头,疯了一样的跑回了家,地上的树叶被她轻轻的卷起,离开地面。

第二天早上,苏若从睡梦中醒来,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她顺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昨天发生的事就像是做梦一样,突然,她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衣服,从里面摸出一个口袋来,灰色的,即使在有光的地方也是死气沉沉的,面料不知是什么,但是摸起来很舒服,就像是树叶刚长出来嫩嫩的感觉。原来昨天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她呆呆的望着口袋,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就是那个男子说的神奇的口袋吧,那个男子到底是什么人,但她不是个迷信的人。她下了床,把口袋扔进了衣柜里最后一个抽屉里。昨天的事弄得她提心吊胆的安不下心。她不想再去想昨天发生的事了,逼着自己忘掉,便上班去了。

在公司里,苏若刚到自己的办公桌旁边就看见上面摆着一个信封,她社交很少,怎么会有人写信呢,她看着泛黄的信封,上面用黑色的圆珠笔写着苏若的名字,看着这两个字,她心里有点闷闷的。苏若走上前把信封拆开,里面就是一张薄薄的白纸,雪白雪白,却感觉沉沉的,纸上也是用黑色的圆珠笔写的:

神奇的口袋会给你带来好运,它能实现你的任何愿望,但是你要付出代价。

神奇的口袋?苏若的脑海里又闪过那个口袋的样子,灰色的,有一根黑色的绳子可以把口袋合上,她甚至感觉自己就拿着那个口袋,手上的白纸和那个口袋的感觉一模一样。她晃了晃脑袋,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想也没想把信扔进了垃圾桶。

一整天,苏若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心不在焉,组长唐连还找了她谈话。下班后,就马上回到家,一路疯了一样跑回来,气喘吁吁的打开衣柜。最后一个抽屉关着的,她慢慢的伸过手去,抓着抽屉的把柄,好像里面有什么神圣的东西一样。她轻轻的拉开抽屉,那个灰色的口袋出现在她的视线里,灰色的没一点活力,这个口袋让她一直心不在焉,现在看到它,有种莫名的安心。她打开口袋,里面除了一些小纸片外什么都没有了,连小纸片都和口袋一样,灰扑扑的。那封信忽然闪过她的眼前:它能实现你的任何愿望。任何愿望?苏若好像想到了什么,缓缓拿出口袋里的一张小纸片,走到书桌旁,拿出一支黑色的水性笔,眼神冰凉冰凉的,死死的盯着那张纸片。她缓缓的用手僵硬的上面写下五个字:美丽的房子。

早上醒来,苏若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这已经不是她从前的公寓了,雪白的墙纸,可爱的家具,纯木的地板,窗台上还有一些盆栽。看起来美丽又温馨。只有书桌上的口袋没有变,依旧是一副没洗干净的样子。她明白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个口袋给她的,不仅是自己的房间,客厅,卫生间,厨房,浴室,所有地方都变的温馨可爱,这真的是一个神奇的口袋!这让她不得不佩服,她决定她要自己留着这个口袋,这个口袋对她来说太有用了。

一整天,苏若心情都很好,因为她再也不用住在一个肮脏破旧的公寓里了,她现在有了一个美丽的房子了。

因为神奇的口袋,苏若这几天心情都大好,没事就向同事说自己有新房子了。

这天,她正在向一个同事说自己的房子有多么多么的美丽,尽管同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但是苏若依旧兴高采烈的描述。这时,组长唐连走了过来,拍了一下苏若的头,恶狠狠的说:“苏若,请你不要再说你的新房子了,我们都听出茧了,现在是工作时间,请你做好你该做的事。”因为职位没有唐连的大,苏若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了。苏若心里想:你不就是看我不舒服吗,别以为你一个组长了不起,我知道你早看我不爽了。唐连在公司里就没有正眼瞧过苏若,因为嫌苏若没出息,而且唐连当上组长也是因为给经理花大价钱送了礼,不然经理也不会对唐连骂下属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苏若越想心里就越不舒服。

晚上回到家,苏若拿出那个神奇的口袋,拿出一张小纸片,心里想着唐连的嘴脸,从牙缝里哼了一声,重重的在上面写着:升职。

第二天一大早到公司去,公司里的人都恭恭敬敬的对苏若,以前刘经理,就是受了唐连贿赂的那个刘经理的秘书小雅走过来递上一件黑色的套装和和气气的对苏若说:“苏经理,这是您的衣服!”小雅以前也是帮着唐连欺负苏若的,今天可是一反常态啊,她有些不习惯,皱了皱眉,对小雅说:“经理?你叫我苏经理?你们刘经理呢?辞职了吗?”小雅笑容可掬,好像听见了一件很好笑的事一样:“苏经理,您说笑呢,哪里有什么刘经理啊,你一直都是经理啊。”苏若想起昨天写的小纸片,好像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不过他们怎么不记得刘经理了呢?苏若又试探的问了一下:“你确定公司里没有刘经理这个人?”小雅不急不慢的回答:“当然没有啊,苏经理,您开什么玩笑,我们公司就一个姓刘的刘航怎么会是经理呢?”刘航她认识,就是一个清洁保洁的员工,刘航是个很八卦的人,很多事情都是刘航打听到的告诉了苏若,因为当时刘航和苏若都是只为比较低的员工,都被很多人排挤,所以刘航当然不会是什么经理了。那就是说,这个公司的刘经理现在就是她了,所有人都不记得刘经理了,不,应该是,所有人都不知道有刘经理这个人。苏若心里一阵舒心,以后再也不会过被人排挤,讽刺的生活了。不得不说,那个口袋的力量真的很神奇,神奇的让人震惊。

坐在真皮的办公椅上,苏若打量着这个办公室,这公司真是禽兽,经理的办公室就是不一样,什么都是高档货,还有空调,以前她是个员工的时候经常是夏天汗流浃背,冬天手指如冰。她好玩似的转来转去。

这时,一个人推门而入,苏若定眼一看,肥肥的身躯,是唐连,现在,唐连一点欺负人的架势都没有了,脸上堆满了笑容,卑躬屈膝的对苏若说:“苏经理,这几天我的老母住院了,还望您给我多准几天假,你给三天假实在是太少了。”苏若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轻蔑的望着唐连,从心底里蹦出一句:你也有今天,昨天你是怎么对我的,真是见屎就是狼,见肉就是狗。她哼了一声:“不行!”唐连脸都绿了,整个笑容都垮下来了,支支吾吾的说:“不是,苏经理,我上回子给你送的……”苏若笑出了声:“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给一点礼物就能为所欲为的话,那要我这个经理干嘛?”唐连的脸色更难看了,跟个苦瓜似的,却只能恭敬的说:“是,苏经理我明白了。”估计唐连这家伙在心里给她翻白眼呢。

唐连一走出办公室,苏若就笑的嘴都合不拢了,没想到她苏若也有飞黄腾达的一天,这一切的一切都归功于那个神奇的口袋。

回到家,苏若拿出那个口袋,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个口袋,那个男子说的没错,那封信说的也没错,这个口袋是个神奇的口袋,它能满足任何愿望。苏若觉得自己见到了个好东西。这个口袋改变了她的人生,她就要改变了。

随后,苏若向口袋要了一张巨额的银行卡,买了车,开始买化妆品打扮自己,过上了奢侈的生活。苏若已经完全与之前那种砍树都没人帮,打扫卫生要一个人,买东西都要一分一毫的算计,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截然不同了。现在,她可以随便就买下一瓶高档香水,貂毛大衣随便穿,从此以后,那个被人欺压的苏若被所有人淡忘了。

一天,苏若参加一个贵族人士的舞会,她穿着昂贵的礼服,提着名牌包包,奢侈的打扮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她骄傲的昂起头,这些人一看就是没过过苦日子的,而她,苦尽甘来了。

在舞会上,苏若喝着红酒,与贵族人士亲切的交谈,这时,一个男子向她走来,那个男子拍了拍苏若的肩膀,这个熟悉的动作让苏若猛然回头,心里一阵发麻,是那个男子,苍白的脸,面无表情,他用仍然深沉令人恐惧的声音说:“神奇的口袋用的还习惯吗?它要报复了!”说完,嘴角还带着一丝诡异的笑。不等苏若反应过来,他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中间,那张面孔一直在苏若的脑子里不停地闪过。苏若喘着粗气,男子的声音像冰冷的藤蔓,一直死死的缠着她,她放下酒杯,舞会还没有结束,她就离开了,那个地方,她再也不想待下去了。

回到家中看见那个口袋还在那里,安然无恙,她总算松了一口气,她可不想失去这个口袋,失去这一切。这么久了,这个口袋还是那样,灰扑扑的,永远是一副没洗干净的样子,好像一只黑暗中的幽灵,苏若轻轻的把口袋放在了衣柜里,长长的叹了口气,不知怎么的,脑袋沉沉的,她想也没想,倒在床上就睡了,这一晚,她睡的很沉。

pvcpe
计算机软件图片
三湘印象森林海尚90-120㎡户型图-杭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