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从学者到企业家科惠医疗的医疗器械国

2018-08-09 18:40:26

在众人羡慕中,他走入金华市计算机研究所端起铁饭碗;在山穷水尽时,他毅然带领研究所员工走上了改制的道路。从政府拨款到纳税千万,从白手起家到产值上亿,从贴牌代工到推动医疗器械国产化,砥砺二十载直到现在,方明仍喜欢大家亲切地称呼他一声所长。

带着科研成果下海创新创业齐头并进

从金华市政府出发,转过两个路口就能到达科惠大楼,风格清新大方。

别看现在有办公楼也有厂房,以前就连水电费都交不起。提起奋斗的日子,浙江科惠医疗有限公司董事长方明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子。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的方明是典型的工科男,沉稳内敛,不善言辞,但骨子里却涌动着义乌人敢为人先的冒险因子。

1983年毕业后,方明被分配到了金华市计算机研究所工作,表面看着光鲜,实际却十分艰苦。由于政府支持有限,在困难的时候,研究所甚至连水电费都交不起,更别提购买先进的科研设备了。方明接任所长以后,一直在寻找一条出路能谋得新生。

转机发生在1993年。当时,研究所完成一个名叫电脑关节训练系统的科研项目之后,方明请来了医生和专家进行鉴定和临床试验,结果得到答复,实用性很强,完全可以将之转化为医疗器械粉蜡笔

于是,改变命运的台CPM机诞生了,这也成了方明进军医疗器械行业的块敲门砖。

1994年,趁着国内研究所改制的浪潮,方明瞅准时机成立了科惠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护栏厂家
,将自主研发的CPM机投入生产。没有加工设备,方明就带着所里的技术员、工程师齐上阵,敲敲打打。没有营销人员,方明就硬着头皮到处推销。

有一次,方明坐了30多小时的火车,来到了国内知名的创伤骨科医院北京积水潭医院推销产品。当时的情境可想而知,从小地方又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出来的方明受到了医生的无视。可凭着一股子韧劲,方明在医生办公室一坐就是一天,从早上8点坐到了下午3点寸步不离。可能是被方明的诚心和执着打动了,医生终于答应试用科惠的CPM机,科惠也从此正式走进了医院。

厚积薄发推动医疗器械国产化

企业教父柳传志曾说过有很多科学家其实并不适合做企业家,他们往往把自己的技术想得至高无上,却认识不到市场的重要性,常常捧着金饭碗却敲不开市场的大门。对于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方明来说,北京之行却是让他更加确定了方向。

与其为了研究而研究,不如放手一搏。回到金华后,方明一口气研发出了肘关节、踝关节、肩关节等等主要人体关节部门的康复器,几乎把当年所有的利润都投入到了产品的研发上去。也正因如此,科惠在CPM机市场上势如破竹,迅速占有了国内市场60%以上的份额。

然而方明并没有满足于此,对他来说,骨科医疗器械的细分领域是一块诱人的蛋糕。为给企业的发展制造空间,2003年,科惠在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圈下一小块地建起了工厂,并和美国邦美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开始了长达十年的合作。

不一般的出身注定了非凡的品质盖板井盖
,凭借着过硬的技术人才储备、良好的生产管理体系,过去20年中,科惠征服了几乎所有的国际骨科器械制造商,并在国际市场上逐渐形成了提供OEM优质、优化解决方案的品牌特色。业务在发展,盈利在增加,然而方明并没有就此止步。

2010年,积累了一定的技术经验后,方明开始带领着自己的团队投入自主研发之中,并每年以总产值6%的比例投入到科研中。对于方明的做法,很多同行并不理解。在他们看来,科惠接的都是国际大牌的单子,不愁市场利润又高,为什么放着好日子不过偏要挤独木桥。

孰能想到,国内骨科器械主要依赖进口的现状其实一直刺痛着方明。骨科植入市场一直以进口产品为主,可国外骨科植入器械大多按照欧美人种设计,未必符合中国人的生理结构。方明一直希望能够借鉴国外的经验做出适合中国人的骨科产品。

2013年省级技术创新A类项目符合国人解剖特征的微创内固定器械;2012年国家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支持的年产35000套微创胸锁关节内固定器械生产线技改项目;2011年国家创新资金新型弹性锁定接骨板研究与开发二十年下来,科惠已经取得了近百项国家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这在中国国产骨科医疗器械行业,不得不说是一个异数。在科惠展厅,一个胸锁钩产品,还填补了一项国际技术空白。

从科研学者到企业家初心不改虔诚前行

在方明眼里

,无论是科研学者还是企业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理想:通过技术产业化实现自我价值。创业之路充满不可测的风险,但怀揣着一颗赤子之心,方明尽情释放着人才创新力对经济发展的拉动效应。

2012年,科惠正式进军国内市场,上市了自己研发的创伤和脊椎产品,并且市场以200%的发展速度增长。为服务好医生和患者,科惠在确保产品质量的基础上,提出了专业教育与产品培训先行,并形成了一套多层次的专业教育体系,每年春季举办的科惠骨科国际论坛更是成为科惠医疗专业教育的一大特色。

医疗器械产业发展的高峰即将到来。方明正谋划着利用骨科材料的变革实现一次弯道超车。骨科材料将是中国企业超越国际大牌的捷径,或者说是必经之路。在方明看来,骨科植入产品经历了不锈钢、钛、钛合金等金属材料后,一些利用混合或表面覆盖的陶瓷、玻璃或玻璃陶瓷等生物活性材料,以及发展人造生物材料将更受期待。

然而,骨科医疗器械行业是一个多学科交叉、知识密集、资金密集的高技术产业,在目前的状态下,国内单个企业无论是资金上还是技术上都难以完成大规模的研发和生产,更遑论实现变革。

12月5日,科惠将与浙江大学成立浙江大学科惠医学材料合作研发中心。在弯道处,方明希望,通过与浙大的合作在新的骨科材料应用和工艺方面进行一些新的突破,只有持之以恒的技术创新才能形成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他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