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夏末之殇

2018-09-15 10:31:37

一 惆怅

一扇扇门关上了,时间关在门外,世界也关在了门外。

屋子里空荡荡的,哀愁结成一片凄黑而密集的网,我被一段幽闷愁结,于是,我试着撩起窗帷,试着点燃一盏烛光照亮,却不小心点燃了一屋寂寥而空旷的哀愁。

二 怎麽办

当黄昏临近,记忆开始泛黄,日子折叠成爱与哀愁;你在何地?

不问这三月的春风,不问路人,也不问我篱笆前飞过的蜻蜓!

借着月色写下厚厚的心情,让信鸽带去,只是留下了我,留下了空荡,也留下了时空和我无法预知的未来。

夜火在周围照着,而我又该怎麽办!

三 风过

很晚了,这夜色似乎也有些倦殆,我和往常一样听着这风过,而风过里却不再有我这零余者落寞的怀念,不知道睡了会不会有归宿;然而真的醒来却便是一地零落的从前。

四 心逝

很久都没再安静的睡过了,我怕睡的时间长了,母亲会找不到我。

记得我的院子不大,母亲却常常找了很久。

风过里不断回响着我的名字,响彻院墙的每一个角落。而母亲找着找着也便蹒跚了许多。

从那起我开始不愿再玩捉迷藏,不愿再掖怀心事、呓语哀伤。

夜暗了很多,我打从前走过,带不走一缕星光,也带不走你双眸中的一丝哀愁……

五 情未鸟

我多次翻身,多次从梦中惊醒。

醒后,无尽的荒凉。

依靠着苍白的墙壁,借着薄薄的月光,恍惚间走到靠近窗边的一角,然后坐着。

窗外疏影斑驳,凄然一片。

侧头看去:岁月被层层剥离,又被青鸟衔离,筑成了一个又一个斑斓的巢穴。

我羡慕那巢穴,羡慕那夜雨下的温馨。

蜗居在自己孤芳自赏的风景里久了,孤独也变得跃然的疲惫。

离开了你,离开了那灯火辉煌的街口,离开那熟悉的味道。

你看不见我转身的刹那, 双眸中已噙满泪水。

走吧,就消失在灯火阑珊的尽头吧!

明天的天空还是一片忧蓝麽?

呆呆的长望着天宇, 眼前一只一只青鸟飞过,在天空画出一幅美丽的画卷。

六 等待

熄了灯,屋子静了。

余下了我和这没有对白的夜晚。

我是在等待甚麽?一缕青风,一地月照,还是那久违的黎明?

我毕竟是等待了好久的了,从睡去到醒来。

窗外,桑叶斑驳,梧桐风响,一个人独自的等待着,等待着,点滴到天明。

七 夜,C调的抒情

这注定是悲伤的,一边失去的铅华的奢想;一边被腐蚀着镜花水月的幻梦。

黄昏殆尽,从喧闹的街头走过,丢下一阵阵短促的叹息。

退居到我狼藉且斑斓的小屋,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

长长的坐着,一扬手,一投足,频频的告别着现在。

从琴包里取出我多年的淡黄色木琴。

坐着,无力的撩拨着,蜿蜒的六弦音,破碎的吉他声,碎了这温婉的夜。

倦怠的放下了琴,思绪不经意间刺痛了藏匿在内心中的沉默。

凌乱的黑色年华,白色倒影,散落着,在我寂寞的怀里。

季节的轮回变幻,洗去我青涩和羞赧的单纯。

似水的流年啊!你为何没有味道,没有温度,却只留了给我瑟瑟的苦感。

被埋葬的过去,支离破碎,拼不成完整。

紧攥着手里的岁月,在落花成冢的夏末时节,祭奠絮风卷去的黑白。

誓言着不再彷徨,却总在梧桐风彻的夜里,忧伤如暗涌般袭来。

软软的瘫睡在岑凉的藤椅上,在心底画着,画着你我,画着天地。

你还在那寂寞的夜帷边靠着吧?怀抱着吉他,想着那个同班的她?

弹唱一首关于爱情关于你我的那首歌吧《夏末之殇》。

别等时间再把我甩得远远的了!

我怕再次回首,来不及哭泣, 来不及说爱你,来不及用尽 一把力气把你拥抱。

来不及承受着孤独,画下你我,画下天地。

八 一幅无法点缀的画卷

幽然的行走在风里寂寞不再是昨夜的风景悄然温抚过含泪的眼睛梦

晌中已不知身在何处?

飒爽的秋风,拂过面庞,吹动发梢。远处“层林尽染”,虹光一片。

打老家回校的这段日子里,我越发的感受到人世的冷漠与敷衍。

这是一座寂寞的城市,寂寞到相识的人都会擦肩而过。

落寞的惺意,弥漫在空气的氤氲间隙,渗透在内心的缱绻。

我是一幅空白的画卷,随时会在逆风行驶的方向里被一页一页的吹散,一页一页的掉落。

生活平淡的像刚刚搓洗过的衣襟。

于是平静便成了生活的主题。

悲伤着,欢笑着,忧愁着,彷徨着,恐惧着......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铭志。”我接受者这社会也拒绝者。

因为很多时候我都会像孩子一样,痛了委屈了就哭泣,尽管很多人早已不再有眼泪。

九 梦魇

昨夜梦见自己走在街上,那里很多的陌生人,带着各样的面具,我躲在一个

坦圮的土墙旁边,却发现一个人倒在地上,鲜血汩汩地流着。

我开始慌张地奔跑,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忽然一只大手袭来,我已无法防备。

孤独地躺在血泊之中,眼眸中夕阳斜挂,青鸟归巢。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我在苍白的霓虹灯下静静地等待著。灯下来了好多人,他们戴着面具,妍媸不齐的笑着。

我尽可能想到每一个亲人,呼喊声在心底翻江覆海的嚷着。

撕裂着一切。

走过,依然是走过。

我终于感到“释怀”,静静的躺着,泪水在雨的哀曲里诗化成一只孤独的飞鸟,在没有轨迹的星空下寻找,去云雾缭绕间寻找一份温馨,一个可以依靠的世界。

天又黑了,没有人告诉我这样的夜晚我是否会孤独的梦魇,也不要问为何我浅浅的一笑,其实我早已走远,离开那面具的世界。

泥浆干燥机
橡塑密封件图片
砂之船艺术商业广场位置交通图-贵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