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辽宁警方入蜀暗查实德系某关键人物已失踪多

2019-05-14 17:15:09 | 来源: 游戏

辽宁警方入蜀暗查实德系 某关键人物已失踪多日

警方查处足坛乱局,昨天传出新动向——具体负责足坛打黑扫赌的辽宁警方,上周秘密抵达成都,这次他们调查的目标,并非前段时间处在风口浪尖的成都谢菲联,而是从2002年至2005年在四川足坛占主导地位的实德系。

昨天下午四川足球圈内传出消息,辽宁警方已经在上周悄然到达成都,在成都他们与2002年至2005年期间与实德系关系密切的一些球员和官员进行了接触,主要调查在这期间内,属于实德系的四川冠城队一些涉假涉赌比赛,并对这一期间内实德系控制球队和比赛调查取证。

此前传出前四川冠城主教练、现任大连实德主教练的徐弘已经消失,但昨天得到证实,昨天中午徐弘还能够联系得上。辽宁警方在成都需要调查肯定不是徐弘这样在冠城的打工仔,当时与实德一起联手上演障眼法的四川冠城集团以及主管机构四川省足协和当时在冠城俱乐部任职、踢球的一些关键人士,才是这次调查的主要对象。

但这次辽宁警方秘密抵达成都,具体与那些人士进行了接触,尚没有得到有关信息。不过有迹象表明,2002年至2005年期间的四川足坛某关键人物,在辽宁警方到达之后,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虽然处于开机状态却无人接听,他现在工作的单位人员也称好几日未看见他了。

前段时间,尽管足坛扫黑处于高潮,但对于实德系的问题却有许多圈内人士也认为属于行业内问题,不应该是公安主导的打击假黑赌的范畴。但实际上,实德系所操纵的一些比赛,不仅涉及到假球,也有很多比赛的结果与赌球盘口惊人相似,因此实德系问题不单纯是行业内的问题,同样属于这次足坛打黑扫赌的范围。前不久在中超公司总经理、前四川冠城总经理吕锋被警方带走协查后,也传出了吕锋之事与实德系有关。

揭秘徐明的“资本实德系”

徐明1971年出生于大连庄河市吴炉镇光华村,他在这个山区村庄的村办小学完成了小学学业。村民们说,虽然后来徐明成为亿万富翁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但从他那位曾经在光华村当过村干部的父亲徐盛家,却可以看出,这个孩子和他父亲一样很有经济头脑。徐盛家曾经担任光华村的村支书,后来出任光华村集体企业庄河市红光集团的党委书记,是这家庄河市着名企业的实际。

因此,徐明初在庄河的创业,并不是媒体所一直宣扬的白手起家,徐盛家在庄河市的事业,给他提供了一条相应的捷径。他在沈阳航空工业学院国际贸易专业成教班读书时的辅导员对他的印象就是,“喜欢交朋友,出手大方。”

徐明大专毕业后回到庄河市,进入市外经贸委工作,那是1990年。到1992年11月徐明成为庄河市外经贸委下属的庄河市工业品对外贸易公司的法人代表,当时才21岁,通过一项对虾的出口生意,徐明得到外经贸委领导的赏识,也应该算是他的桶金。国家政策当时是禁止对虾出口的,徐明后来自称他钻了一个政策的“漏洞”,文件规定的是生虾不能出口,而熟虾却没有规定。

对虾生意让徐明成为一家国资背景企业的法人代表,但让他更上一层楼,确实在1990年代初期大连市的大兴土木,1992年10月,庄河市工业品对外贸易公司和港商周一鸣的香港恒和机械工程公司,共同出资80万美元注册了中外合资的大连实德机械工程有限公司,其中中方以44万美元现金占55%的股权,外方以36万美元从日本、美国购买的37台二械设备占45%股权。时年21岁的徐明出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后来在大连实德集团任副总裁。当时在庄河市工业品外贸公司任业务科长的隋信敏任副总经理。

按照徐明接受媒体采访时的公开说法,“当时做大连站前胜利广场基础工程的时候,它有60多万立方米的土,要排到什么地方呢?我当时考虑到,应该在做一个工程的同时,也同时把另外一个工程做好。我们跟政府提出来,结果政府拿着我们的要求,在星海湾那边依山填海,现在建设了一个可能是亚洲的广场。这样可以说在做一个工程的同时完成了两个项目。”徐明自己透露,这项工程让他一举赚得3000万元。

大连当地一些人士认为徐明在这项工程中赚了3000万元有夸大的成分,他真正跃上新台阶是1994年开始的塑钢产业。1994年成立的大连实德塑胶工业有限公司,同样也是以庄河市工业品外贸公司为背景,与德国亚洲进出口公司合资的企业,中方出资675万美元现金占75%股份,外方以价值225万美元的设备入股占25%,徐明任总经理,隋信敏任副总经理。

塑钢生产线为徐明带来了滚滚的财富,也成就了后来实德集团的财富神话,1995年2月18日徐明注册成立了大连金德工贸企业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在1996年改名为大连实德集团公司,这时的实德集团背景主要依然是庄河市工业品对外贸易公司,集团旗下包括徐明这些年注册的大连实德塑料建材有限公司、大连实德房地产开发公司、大连实德装饰装卸公司等。

1999年庄河市工业品对外贸易公司等把股份全部转让给了徐明、隋信敏、徐斌(徐明的大哥,现上市公司宁夏大元化工股份公司董事长)和陈春国(现大连实德集团总裁)4位自然人。而后4人追加注资到1.2亿元,其中徐明占有96%的股权,隋信敏2%,徐斌和陈春国各1%。至此,徐明及其家族的商业帝国正式建立。

《商务周刊》2006年第15期评论,徐明的发家史,似乎有更多是从国企的庄河市工业品外贸公司“借鸡下蛋”的痕迹,并非“赤手空拳”的民企创业色彩。不过,徐明也并非外界传言的某高干乘龙快婿,这位被传言者的女婿确也名叫“徐明”,是美国哈佛大学工商学院一位贝克学者奖华人得主。

《商业周刊》调查表明,1999年以后,实德集团先后控制了上市公司凌云股份、金德发展和宁夏大元。后来,又发起或参股、竞购生命保险、大连银行、银川市商业银行、广东发展银行、太平洋保险、景顺长城基金等,并染指上市公司圣雪绒、中宝股份等,实德系纵横捭阖于资本市场,徐明也成为真正的资本大鳄。

徐明和他的G7革命

“(中国足球)的个时代是王俊生时代,中国足球完成了从计划体制下的足球到市场机制下的足球的过渡。第二个时代是阎世铎时代,市场化的中国足球被注入了法制因素。”2003年12月17日,徐明在成都曼联餐吧的开业典礼上接受采访时说出了上面的一番话,这番话被人解读为,中国足球的第三个时代即将到来,而这个时代就是“徐明时代”。

果然,2004年10月,徐明主导发起了一场针对中国足协的革命,也就是被称之为“G7”的7家俱乐部提出向中国足协收回联赛的所有权,建立中国职业足球联盟的要求。次年的“G7革命”中徐明提出了完整的“徐十三条”,一共八万字的“革命纲领”。徐明和他的幕僚说从1999年介入足球开始,他们研究了整整6年,要求从联赛的资本产权入手,彻底剥夺中国足协的权力。但徐明的这次“革命”有两个致命弱点,首先它的纯洁性受到广泛质疑,实德系本身对竞赛公平的挑战让人似乎感觉到,中国足协对联赛的垄断将变成徐氏职业联盟的新垄断。其次,这次“革命”的重要人物深圳健力宝老板张海被证明是一个经济犯罪者,革命队伍从内部被瓦解了。

这次“革命”失败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根本不可能踢开足协闹革命,徐明在2003年还讲到“由各个俱乐部和中国足协组成”职业联盟,但到了“G7革命宣言”,拟议中的“中足联”就没有了中国足协的一席之地,这个“革命”就是要对中国足协做“人身消灭”,甚至没有借鉴英足总占有“金股”席位的英超联赛做法。因此足协很快就拿起《体育法》和国际足联章程作为武器,G7很快瓦解。当然,足协对革命的处理方式也“很足协”,阎世铎以取消升降级换取了“革命党”的撤退,睁只眼闭只眼看着“革命党人”帮助深圳健力宝队夺得中超元年。

足坛实德系与资本实德系的联袂出击

2002年徐明以大连大河投资公司的名义收购四川全兴足球俱乐部,成立四川冠城足球俱乐部。2月,在收购的发布会上徐明曾经宣布大河投资公司的董事长是大连足球名宿盖增圣,但实际上,大连大河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却叫徐盛家,正是徐明的父亲。公司成立时间是2002年1月29日,刚好在收购全兴之前不到一个月时间。后来在成都注册的四川大河投资有限公司,其注册地址是成都市人民中路35号,正是四川大河足球俱乐部初的办公所在地,四川中银大厦,法人代表也正是徐盛家。

2002年6月的甲A峰会上,重庆力帆俱乐部总经理石雪清要求时任四川大河足球俱乐部总经理的曲庆才公布投资方和股东名单,曲庆才王顾左右而言他。而实际上在这年年底,中国足协就已经掌握了徐明父亲“亲掌”大河的证据,这些证据是很容易从工商部门找到的。这也是在2003年足协不得不假意同意实德先以太平洋保险,后以四川冠城名义“剥离”实德系的原因。

实德在成都龙泉拥有一个成规模的实德工业园区,这是普遍认为的实德入主四川足球的原因。徐明早掌控川足,也颇具有掌管实德俱乐部的色彩,2002年6月实德董事会通过章程修改实德俱乐部注册资本由原来的3000万元调整为1.2万元,时任俱乐部总经理的林乐丰以“1320万元的实物出资”成为“股东”,但2007年“股东”林乐丰却被免去总经理职务。2002年,徐明也曾经给川足球员魏群等颁发过副总经理一类的官帽,后来不仅将魏群撤职、三停,次年干脆就挂牌转卖了。

就操作足球业务本身来说,就实德集团本身的利益来说,是获得了极大成功的。孙继海、董方卓这些球员的漂洋过海,实德算得上是名利双收。组建实德系,大连赛德隆、四川冠城这些球队很大程度上起到了培养年轻球员的目的,如今国字号的赵旭日、冯潇霆等球员,是在赛德隆开始踢上球,而在冠城打进国字号的。不久前,四川球迷协会主席潘前荣还对本报表示:“客观上说,谭望嵩、刘宇这些国字号的年轻球员,还是在冠城期间打上主力的,也算是实德系的一个贡献。”

但即使从大连足球本身来看,有关人士指出,实德系几乎将大连的足球资源都囊括了,实德、赛德隆、三德甚至女足,而在剥离实德系的过程中,这些球队就像资本市场的分拆上市一样,却都分离出去了,像大连三德,在经历了大连明珠、大连长波后成了王珀手中臭名昭着的涉假球队,不能不说是实德系结的一个恶果吧。

沈阳金德一直是实德系的疑似成员,双方都一直竭力反对,中国足协也承认双方没有关联关系。但在资本关联上,双方却很难说完全撇得清,《商业周刊》曾载文称:在2001年3月29日,大连实德集团又一次追加注资,这一次是足足40亿元,自然人股东中,既有像隋信敏、陈春国、徐盛家和徐斌这些徐明的嫡系和亲友,也有沈阳宏元集团和金德管业集团董事长张澎及其嫡系,如沈阳宏元集团副总裁、金德发展总经理和金德足球俱乐部财务总监赵忠杰、金德发展副总经理毛锐、前金德足球俱乐部总经理于雷。

针灸按摩培训
捕野猪机
环氧煤沥青防腐钢管

猜你喜欢